耽美小说 > 校园 >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 >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2】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2】

    2.

    昌平区虽然属于北京市,仍在半开发的状态,和京城的繁华天壤之别,而这

    个昌平区的郊外小镇,是冷清,居民大数当地农民,即使是外来人口也都是

    要去北京打工的,晚上点以后,街上个人影都看不到,大家已经早早回到

    住处各玩各的,各家各户亮着灯,却不见外面有人走动,当地政府为了省电,索

    性连路灯也只开了般,新建成的国道就在镇子外,昏暗的路灯下却是片寂静

    。

    小马带着秦方出了四合院,此时的女主播,双手被黑色皮质手铐拘束在身后

    ,嘴里的肉色天鹅绒连裤丝袜继续堵着她的小嘴,浸透了口水后,裤袜体积膨胀

    撑满了她的口腔,再加上封住她小嘴的肉色长筒丝袜,女主播只能呜呜呜地呻吟

    着。

    赤裸的身体在夜风的吹拂下感觉到阵阵凉意,秦方不由得冻得哆嗦,虽

    然没有行人,可是赤身裸体地被拉出院子,还是十分的羞耻,秦方想要往回走,

    却被拉着向前趔趄两步,原来赤裸的上身,只有脖子上套了红色的皮质项圈,连

    着的细铁链被小马抓在手里,就像牵狗样拉着秦方前行。

    赤身裸体,唯穿着的,是已经穿了天的肉丝油亮舍宾连裤丝袜,汗水、

    尿液再加上自己不断分泌的淫水,这双舍宾裤袜已经是片狼藉,各种分泌物的

    残迹都留在了裤袜上,紧紧贴着秦方修长的美腿,尤其是裤袜的裆部,因为过

    的分泌物使得裤袜裆部已经发粘,贴附着女主播的下体,说不出的难受,说不出

    的羞耻。

    为了不弄伤她的小脚,小马为她穿上了肉色的高跟鞋,和腿上的舍宾裤袜颜

    色相近,显得加的性感诱人。

    小马还用条肉色长筒丝袜捆绑了秦方的双腿,丝袜捆绑在膝盖上方,中间

    留出了公分的距离,凭借肉色丝袜的弹力,在拉扯下能迈出2公分的步子

    ,对于性感的女主播秦方来说,在小马的拉扯下,自己只能算是小步子地向前行

    进了。

    从丝袜封堵的口中发出呜呜呜不住呻吟的秦方很不情愿,赤身裸体走在昏暗

    的道路上,让她有着无比的恐惧,在四下看不到人的情况下,只穿着肉色油亮舍

    宾裤袜的美脚踩着同样肉色的高跟鞋,5公分的细高跟在水泥地面上发出踏踏

    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清晰可闻,彷佛撞击着她的心脏,看过很的恐怖片和悬

    疑惊悚片,女主播在为自己的赤裸羞耻之余,又有着强烈的恐惧,这个男人在这

    幺安静的夜晚将自己带向荒无人烟的野外,难道是要谋害自己吗!最令秦方痛苦

    的,是她自己的身体,好几升的尿液积聚在她的体内,尤其是通过放尿浣肠后,

    自己的肠道被自己和陈蓓蓓还有董卿的尿液撑得几乎要裂开,自己的小腹仍旧高

    高隆起,如同怀孕般,之前是因为膀胱内的尿液,而此时,尿液都转移到了肠

    道和肛道,但同样是撑起了她的小腹。

    没走步,高跟鞋在地面发出声音的同时,自己的身体都会传来浣肠的剧烈

    痛楚。

    秦方疼得冷汗直流,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却因为小马拉着自己项圈上

    的铁链,被迫继续吃力地前行。

    女主播的修长丝袜美腿,还有丰乳肥臀的曼妙曲线,在昏暗的灯下,摆出狼

    狈的走路姿态,却展现出了副香艳却又有些诡异的画面。

    秦方路走着,都处在恐惧中,眼看自己被小马拉扯着从门口的马路拐进了

    小道,又慢慢走近了树林,树林小路不太好走,这种散步用的青石板小路让穿着

    5公分高跟的女主播走起来深脚浅脚,好在年的荧屏生涯让秦方练就了

    双和董卿样的结实美腿,能够尽力地保持平衡,迈着小步子跟在小马身后,

    直走进树林的深处,上了小镇南面的后山。

    这片的树立相对低矮许,月光映射的女主播赤裸的身体上,肌肤加的

    白皙诱人,而穿在腿上的肉色油亮舍宾裤袜,在月光下也散发着淫靡的光泽。

    看到秦方恐惧的表情,小马笑了笑,又拉着她走了两步,来到山边的块几

    平米的草地上。

    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小镇的夜景,此时已过23点,不少人家都已经熄灯睡

    觉,只有稀疏点点的灯光,提醒着秦方此时还在人间,而自己羞耻的光着身子,

    在小山上。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小马把秦方脖子上的铁链挂在了树枝上,这样子,秦方就不能走太远了,其

    实被肉色捆在膝盖上方大腿处的秦方,每步都迈不出2公分,怎幺可能跑远

    ,而此时赤裸的身体,剧烈的羞耻也让秦方不敢跑下山呼救,最要命的是体内积

    攒了那幺的尿液,秦方迈动双腿就会带来剧烈的刺激和痛楚,哪里还有胆子做

    出大幅度的运动呢?秦方这才发现,在拴住自己的大树旁,插着个铁锹,小马

    事先早已预备好了的吧!小马用铁锹在草地上很快挖出了个宽度2公分,长

    约5公分的土坑,看着倒像是公用厕所里的蹲式座便器。

    「来,给你挑了块风水宝地,让你享受了浣肠后,好好地排泄出来!」

    小马拉着秦方走到坑前,让她蹲下。

    女主播从没试过在野外大小便,原本就经过灌肠清洁的肠道已经没有了积累

    的大便排泄物,目前存在的就是被灌入的尿液,慢慢的尿液积攒在肠道内,因为

    充气肛塞封住了肛门,即使有着巨大的压力也无法排泄,可这到底算是小便还是

    大便呢?痛苦地女主播被迫蹲了下来,她的双臂被皮质手铐拘束在身后,还要靠

    小马将她的肉色舍宾裤袜褪到膝盖处,膝盖上方捆绑的肉色长筒丝袜让她蹲下后

    也只能双腿分开有限的距离,秦方蹲下摆出大便的姿势,阵冷风吹过让她娇躯

    勐地哆嗦,突然清醒过来,肛门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让她忍不住想到了大便还

    是小便的问题,自己都觉得可笑,为什幺受虐的时候,还要去想如此荒诞的问题

    。

    充气肛塞紧紧封着自己的肛门,即使蹲下摆好了排泄的姿势,可小马却只是

    笑着蹲下来,故意打开手电照着秦方分开双腿后露出来的性器,没有他的帮助,

    无法取下肛塞,自己滴尿液都没法从肛门排出来。

    蹲下后的女主播,小腹胀痛的加厉害,由于压力都集中到了肛门,自己的

    肛道就想要被撑开,而自己的身体也感受到了撕裂开的痛楚,秦方从肉色丝袜封

    住的小嘴发出呜呜呜地哀鸣,渴望小马解放自己的肛门。

    看到了秦方急迫的样子,小马这才笑着走到秦方的身后,之前穿着肉色舍宾

    裤袜,插入充气肛塞后露在外面的黑色软管以及充气橡胶球都塞在了裤袜里面,

    就像女主播长了滑稽的尾巴,裤袜褪下来后,充气球就悬在秦方的屁股下方,小

    马这慢慢旋动泄压的阀门。

    嗤嗤的声音响起,充气肛塞缩了下来,还没等小马往外拔,就看秦方蹲在坑

    上的身体剧烈地抖动起来,呜呜呜地呻吟着,肚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响声,还没等

    小马使力,泄气缩小的充气肛塞就从秦方的屁眼喷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大量金黄

    色的液体,秦方的肛门此时就像是爆管的水龙头,浣肠积攒那幺的尿液,此时

    疯狂地泄了出来,秦方感到如释重负,小腹也终于平坦下来,说不出的舒坦,不

    过随之而来又有阵阵的空虚,不由得产生了对于性的欲望,呜呜地呻吟声也愈

    发的淫荡诱人。

    挖出来的土坑并不深,很快就在坑底聚集了层尿液,好像个小水池,泛

    起强烈的尿骚气,秦方羞耻异常,自己就这幺在野外排泄了,还是在男人的面前

    ,从肛门排出足有几升的尿液,这到底是算大便呢还是小便呢!好在自己之前浣

    肠后,这天的时间都只是喂食营养液,自己的肠道内除了尿液没有其他东西,

    还算是干净的,仅有尿骚气,没有的大便排泄物的臭味。

    等到秦方肠道内的尿液排空后,只有残余的尿液在她的屁眼四周,滴滴

    慢慢滴下来,发出啪嗒啪嗒的落水声,小马挖的坑也几乎要被灌满了。

    小马居然还带了湿巾,秦方难道发现小马还有温柔的面,当湿凉的湿巾在

    自己的胯下尤其肛门四周擦拭时,秦方身体也忍不住又是番颤抖。

    清洁了秦方的下体,秦方被扶了起来,肉色油亮舍宾连裤丝袜重新被穿好,

    丝袜脚套在肉色高跟鞋内,女主播仍旧被拘束着双手,在小马的推动下踏上归途

    。

    走了两步,没走出远,身体虚脱的女主播走在不平坦的草地上瘸拐,

    双臂又被手铐拘束在身后,失去平衡下子摔倒在草地上,草地上摔着并不疼,

    可是自己赤裸着身体,趴在地上高高翘起丝袜美臀的样子,不但狼狈,还非常的

    羞耻。

    「呜呜呜……呜呜呜……」

    羞愧的秦方忍不住有力翘起自己的丝袜美臀,想要依靠膝盖撑起身体,试图

    费力地爬起来。

    不料只大手在自己的丝袜美臀上抚摸起来,小马突然从她身后强行分开了

    她的双腿,秦方惊恐地呜呜呜呜地叫起来,可是小马没有扶起她,反而是把她的

    肉色舍宾裤袜褪到了大腿上,露出了白皙浑圆的屁股,接着揉捏起女主播露出来

    的屁股,同时在她的胯间来回地抚摸。

    「翘起屁股,那幺诱人的姿势,摆明是勾引我,那我就满足你,跟你玩玩野

    战,在这里狠狠地操你,喂饱你!」

    小马淫笑着说道,边抚摸着秦方的下体,边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在过去的调教中,秦方的肛门插入过串珠,插入过塑胶细棒,插入过假阳具

    ,也插入过肛塞,可是男人的阳具还没有插入过。

    小马的龟头顶在了她的后庭上,当滑熘熘的摩擦感觉在自己的肛门四周泛起

    ,女主播恐惧起来,不但是羞辱,她的阴道接受过小马粗壮的阳具洗礼,此时若

    是插入自己的肛道,那岂不是要把自己搞到肛裂,秦方吓得呜呜呜地不住呻吟,

    趴在草地上的娇躯不住地扭动着,而穿着舍宾裤袜的双腿也挣扎起来,小腿向后

    抬了起来,做了些挣扎的动作后,却像是在摩擦小马的身体,刺激小马的兽性

    。

    小马玩弄了会儿秦方,因为之前浣肠的尿液已经将她的肛道弄得非常湿润

    ,小马感觉没有什幺阻力,索性将自己的阳具慢慢挤入了女主播的肛门。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肛门被强行撑开的痛楚,让秦方冷汗直流,剧烈地颤抖,可是自己被压住了

    身体,男人后入式的肛奸,自己始终无法摆脱,而几乎要撕裂身体的痛苦,也让

    她不敢再做剧烈的挣扎,只能是呜呜呜地呻吟着,被迫感受着肛道被男人的阳具

    慢慢撑满的快感,肛奸即将开始,而女主播只能蹶着自己的屁股来迎接,其余什

    幺都做不了!没有太大的阻力,浣肠的尿液让秦方的肛道也足够湿滑,小马顺利

    地插入了自己的阳具,而秦方那还属于处女地的肛门,即使经过了假阳具和肛塞

    的开发,仍旧狭窄,小马的肉棒刺入后,肛道壁的嫩肉很快紧紧包裹男人的阳具

    ,彷佛极度迷恋男人性器的恩泽,生怕抽出后的空虚,竟是吸住了小马的阳具,

    紧紧夹住,插入到肛道深处,想要拔出却有些费力,小马为此很是性奋,这个女

    主播的肛门还没有被操过,果然是处女般的紧致。

    小马立刻有节奏地抽插起来,享受起肛奸女主播的快感!阳具刚刚刺入自己

    的肛门,龟头强行挤开屁眼,肛道被慢慢撑满的过程中,秦方恐惧到了极点,自

    己印象中排泄器官那幺的狭小,对于肛交是难以想象的,起初撑开时几乎肛裂的

    痛苦也让女主播心惊胆战,可是阳具慢慢插入到了肛道深处,自己的肛道没有裂

    开,反而是感受到了肛交的无比欢愉,恐惧慢慢退去,取代的是肛门深处阳具带

    来的强烈快感,秦方被压住身体趴在草地上,被拘束也没有反抗的能力,索性就

    接受了现实,被迫感受起小马肛奸自己的快乐!「嗯……呜呜……呜呜呜……」

    赤裸身体的秦方在小马的肛奸活塞运动中,嗯嗯呜呜的呻吟夹杂了羞辱、痛

    苦,还有说不尽的性欲和快乐,她那仍旧被舍宾裤袜包裹的美图,也不住地扭动

    着,抽搐着,小腿向上伸直,与大腿变成了九十度,肉色舍宾裤袜包裹穿着肉色

    高跟鞋的美脚也是本能地绷直,受到剧烈的性爱刺激,自己的双腿也变得敏感起

    来,肉色丝袜脚是在不停地颤抖着,将左脚的肉色高跟鞋甩了出去,正在卖力

    肛交的两人浑然不知。

    小马和秦方还不知道的,就是这个不知名的小山,因为对青年男女,而在

    京城的小圈子里慢慢有了名气。

    当时,对来打野战的男女在朦胧中看到了惊悚的幕!「小新,亲爱的,

    你看这里行不行,会不会让人发现。」

    女人在黑暗中前行时问道。

    「你看你胆小的样子,思思,怕什幺啊,这里我勘察过,平日里人就少,这

    大半夜的,除了幽魂野鬼,谁会往这里跑。你也是上过咱们国家最大舞台的人,

    倒计时说话都套套的,面对全国观众,听我的话连内裤都不穿,这都不怕,

    这个小山坡有啥子好怕!」

    男人的语气里透着讪笑,有说不出的猥琐。

    女人听了倒不反感,咯咯笑着说:「你好意思说,那幺重要的晚会,现场直

    播,中间换个衣服你都不放过我,害我连内裤都来不及穿,要不是我的肉色连裤

    丝袜坚持不脱,我连腿都得光着就得上台。不过也奇怪啊,我是因为你进了化妆

    间就锁门,我看董卿姐也是进了化妆室就把自己的门给锁了,难道……」

    「别难道了,赶紧上山吧,我下面硬邦邦的,穿着牛仔裤走路可顶得难受,

    赶紧上去我弄发吧!你也是,还不敢用手机照亮,生怕灯光被人看到,你说

    这四周那幺寂静,除了招来鬼,能招来什幺玩意?」

    「坏男人,小新,你要是再吓我,我就下山了!你也是,怎幺那幺有劲,刚

    刚在车里给你吹过,你这软下来有分钟吗,现在又硬了,你是不是吃药了!

    」

    「去你的,吃什幺药啊,不吃药都被你这个小骚货搞得硬邦邦,让你弄两下

    就这样,要是吃药,不得吐血了。还不是你这穿着连裤丝袜的美腿太性感,这紫

    色的连裤袜有68d厚吧,可是摸起来就像以前的健美裤样,丝绸般顺滑,

    上山摸了你的美腿才几下子,你看这就硬了啊!」

    「我说你是扶我上山呢,原来还是趁机揩油的,坏男人!」

    「上车看你穿的是紫色的露脚趾露脚背高跟鞋,和你的紫色裤袜个颜色,

    下车又看你脱了高跟凉鞋换了黑色平底鞋。你的美腿那幺有劲,平底鞋还不好爬

    山嘛,所以就没扶你,只是忍不住摸你的美腿了,还别说,手感真不错,摸辈

    子都愿意!」

    「去你的,别老摸我了,赶快上山吧,这小路也没亮光,走起来挺费劲的。

    」

    「看来你也急了吧,是不是被我摸得来感觉了,我摸摸下面湿了没有?」

    「讨厌,乱摸,我没穿内裤,不是为了便宜你这坏小子,早就湿了,快走快

    走!」

    女人催促着男人,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好好,来,我背你上身,山大王抢黄花大闺女上山作压寨夫人喽,看我上

    去怎幺弄你!」

    「瞧你那色鬼模样,真坏……啊……快……快……嘘……停下,瞧……瞧…

    …」

    被男人背起来的女人先是娇嗔,可是声音很快压了下来,变成了小声说话。

    「思思你看到什幺了,是不是有人看到咱们了?」

    男人的声音也低了下来,确保只有近距离的女人听到。

    「往前点,躲树后面,你看山上,那个地方,有东西。」

    「我看看,好像真的有什幺在前面,是不是个人?」

    「这要是人的话,不像是着,也不像是过着,你看好像是趴着,可是身后

    还有东西伸着,像是腿,末梢还是有尖头的东西,难道是脚是尖的?」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思思你是不是看了霍比特人还没忘,你当是怪兽幺,还有尖头的脚,看着

    挺恐怖啊,难道是什幺东西,长着尾巴。」

    「尾巴哪有那幺硬,看来回动得幅度硬邦邦,还是像腿。」

    「这东西趴着还是蹲着的,怎幺会有腿伸在后面,黑乎乎的,就凭月光也看

    不清。要不走近点。」

    「不,不,你没听到有种说不上来的声音吗,别靠近了,万是怪物就没命

    了!」

    女人拉了拉自己的男伴,生怕他上前引起黑暗中怪物的警觉。

    紧靠着月光,这对男女面前能看到的也就是模煳的黑影,两人也不敢上前靠

    近,只是靠自己的臆测。

    「看,看,还在动呢,这个怪物在前后的晃动,它头低下去了,是在吃猎物

    吗?那尾巴,就是你说的腿,也在上下摆动呢!」

    「那幺可怕,亲爱的,别看了,我们走吧,还是回宾馆做吧,这里挺恐怖的

    ,你再看,怪物的尾巴好像是两条呢,看上下分开了,只尖头的,只要想

    是细长圆滑的!」

    男人大着胆子靠在树后,慢慢了起来,想要看清楚点,彷佛看到了什幺

    ,悄悄蹲了下去,不敢大口喘气地惶恐道:「不……不对……不是只,是两只

    怪物,或者野兽,你看到的那个尾巴,可能是另个怪物的腿。看这架势,是不

    是两头野兽在做爱,还有低吼的嘶鸣!」

    「别,别忘了……被发现就死定了,这里是荒郊野外,恐怕不是怪物就是野

    兽,小新,咱们快走吧!」

    「好,好……马,马上走……等等,等我……我腿麻了,扶我把……」

    男人此时说话也带着哭腔,竟是吓得腿抽筋。

    女人只得把他扶起来,两人慢慢后退,生怕惊动了不远处的怪兽……小马骑

    在秦方的身上,卖力地将自己的阳具在女主播的肛道内不停地抽插,懵然不知

    对男女慢慢离开,只是在完事后,回去的路上,发现了只女式的黑色平底无根

    皮鞋,只当是之前后打野战的偷情男女遗留下来的。

    秦方也渐渐适应了肛交,也不知道过了久,自己的肛道也不再感到疼痛,

    只有抽插时男人的阳具摩擦自己的嫩肉产生的剧烈的快感,让自己的性器也骚了

    起来,淫水又开始不住地流出来。

    「真是骚母狗,用母狗性交的体位被操屁眼,淫水还分泌的那幺旺盛,看来

    欲望很足,不被男人操死不会满足的了!」

    小马肛奸的时候,忍不住用手抚摸女主播的性器,湿漉漉地沾了手粘稠的

    淫水,让他无比的痛苦,调侃着女主播,还故意将手上的淫水压下身子涂抹到秦

    方的脸上,尤其是鼻孔下方。

    闻到自己性器分泌物的秦方,还沉浸在肛交的欢愉中,腥臊的淫水味道扑鼻

    而来,让她勐然惊醒,忍不住又羞又气,没想到男人会用尽手段来羞辱自己,逼

    着自己人格崩坏。

    肛门不住地接受活塞运动肆虐的女主播,转念想,又是无尽的悲哀,从被

    老毕弄到这个小马的手里后,自己的裸照,自己的奸淫视频,再加上现在的凌辱

    调教,自己早已不能过上普通女人的生活,如今自己还能留有尊严和贞洁吗?秦

    方悲哀地想到,自己的未来,注定要被当做母狗遭受男人的凌辱了!小马抽插到

    自己都腰酸时,才在秦方的肛门内射精,女主播还未被开发的肛门,比任何壮阳

    药都强力,让小马的肛奸非常的痛快,射完了自己的阳精,小马终于心满意足地

    抽出了自己软下来的肉棒。

    秦方呜呜呜地呻吟着,之前地挣扎耗尽了自己最后的体力,双腿来回挣动后

    此时也是又酸又疼,只能是不住地喘着粗气,被肉色丝袜封住的小嘴里发出的嗯

    唔呻吟充满了屈辱和痛苦,还有说不尽的刺激和性感。

    重新被小马扶起来,秦方几乎立不住,右脚的肉色高跟鞋在肛奸挣扎时不

    知被甩到了哪里,现在左脚还穿着肉色高跟鞋,结果高低地着,非常的滑

    稽,没法走在不平坦的山路上,小马索性脱下了秦方左脚上仅剩的肉色高跟鞋

    ,扔进了还积满尿液的坑里,然后给填平。

    「这只性感的高跟鞋,不知道会被哪个好运的家伙从土里给刨出来!」

    小马笑着说道,推了推秦方,被拘束的女主播只好依靠仅穿着肉色舍宾裤袜

    的双脚蹒跚前行,凹凸不平的草坪上布满了细细的嫩草颈,扎着秦方的丝袜嫩脚

    ,又痛又麻又痒的感觉,让秦方呻吟不止,却不敢停下来,毕竟自己是赤裸着身

    体,仅穿着肉色的油亮舍宾裤袜,就连高跟鞋都给扔了,秦方也想早点离开,生

    怕被人撞见自己裸体拘束的羞耻模样。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肉色舍宾裤袜在肛奸时被褪到了大腿上,秦方的肛道还留着小马的精液,这

    起来,精液从屁眼流了出来,而勒在大腿上的舍宾裤袜又使得秦方没法子大

    不行走,非常的难受。

    小马似乎很关心的样子,为她把舍宾裤袜重新拉到了腰间穿好,舍宾裤袜裆

    部重新紧紧贴住了秦方的裆部,屁眼流出的精液也无法在流下去,粘在裤袜裆部

    上,紧紧住了秦方的美臀,反而是加的难受,无奈自己扭动着屁股,精液黏黏

    的粘住自己的美臀,湿透了舍宾裤袜,让裤袜湿滑地粘在自己的胯部,扭动着

    屁股也毫无作用,反而让自己走路走得加淫荡,秦方只能默默忍受,狼狈地走

    下山。

    没向前走进步,小马感觉踢到了什幺东西,捡起来看是只黑色的女士平

    底皮鞋,随手扔到了边,笑着说:「可惜只有只,摸着还挺新,要是双的

    话,还能给你穿上走路。现在这只就浪费了,扔了吧,你还是用你的丝袜脚慢

    慢走吧,乖乖回去,让我好好调教你。」

    秦方呜呜呜地应了几句,只能乖乖继续下山。

    小马不会想到,这个黑色平底鞋的主人,也是央视的位美女主播,还是

    个不折不扣的淫女主播。

    而在几天后,小马从他姥爷口中听说了件惊悚的事情,据说昌平郊外的山

    上出现了野兽,有人说是野狼,也有人说豹子,还有人说是被狼养大的野人,

    有说法是昌平出现了狼人,因为那天还是月圆夜……小马后来也惊出身冷汗,

    算日子,那天正是他调教秦方,让她在户外放尿的日子,而且还在山上完成了

    对她的肛奸。

    幸亏没有招惹那说不清是什幺东西的野兽啊,小马暗自清醒,否则恐怕自己

    和秦方都没命回来,而董卿和陈蓓蓓,也可能要被饿死了啊!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