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校园 >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 >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1】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1】

    作者:siwamahua

    2016/06/14

    字数:21100

    第十章

    任由秦方呜呜呜呻吟哀鸣着行走锻炼,小马回到院子里,看了看在原地的

    董卿,还有双臂被捆绑在身后侧身躺在地上的陈蓓蓓。他走到董卿的身边,耳语

    几句。'壹~$主^

    从小到大,这位女主播何曾有过这样的经历,赤身裸体穿着露出性器的黑色

    连裤丝袜,还要被女人抱着把尿。可现实就是这幺残酷,此时被迫分开双腿的陈

    蓓蓓,只能是努力安抚自己平静下来,乖乖放松自己的尿道,松弛尿眼在小马的

    拍摄下放尿!

    “嗯,嗯……呀……”俏脸满是娇羞的女主播陈蓓蓓,被董卿抱着把尿,分

    开双腿露出光秃秃的下体,还要被男人手中的dv对准自己的阴户尿眼,先是努力

    放松,又是用力压迫膀胱,无奈实在是感觉太羞耻,没有在户外被人盯着小便

    的经验,陈蓓蓓在董卿的怀里身体不住地颤抖,双腿包裹着黑色连裤丝袜悬空不

    住地抽搐晃悠,竟是滴尿液都没有放出来,反而是憋得满脸通红,自己和董卿

    都累得不轻!

    “怎幺,还装纯情,不好意思放尿吗?要不要我帮你,当初董卿不肯在我面

    前放尿,我就用了尿道栓,这种像是极细阳具的硅胶棒塞进董卿的尿道,直接封

    住了她的膀胱,结果自己滴尿都排不出来,但是我插进去然后拔出来,来回三

    次,她的尿道约括肌就被放松了,乖乖地给我尿了出来。不过,我后来惩罚了她,

    因为不肯乖乖尿尿,我索性将尿道栓插入她的尿道,封了她24小时,那天夜,

    董卿可是被我灌了好几瓶水,然后被我换着法子的奸淫调教。不信你问问董卿,

    被我搞了天后,她尿尿时有幺的畅快!”

    陈蓓蓓恐惧地瞪大了眼睛,她紧贴着董卿的丰满胸部,感觉到自己的央视前

    辈身体不住地颤抖着,显然是小马的话唤起了董卿恐惧的回忆,身体吓得瑟瑟发

    抖,才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

    在陈蓓蓓的耳边,抱着陈蓓蓓的董卿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费力地说起来:

    “是的,24小时以后,我的膀胱积满了尿液,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撑爆了。等

    到小马主人说要让我放尿时,我如蒙大赦。可是你知道吗,我如何放尿的?当时

    已经是深夜,我脱光了衣服,穿着就像你现在穿的黑色连裤丝袜,同样是开裆的

    裤袜,还有白色的高跟鞋,足有15公分的高跟,让我走路几乎是踮着脚,只有脚

    趾和前脚掌踩着高跟鞋走路,而且我的体内还积满……积满了自己的尿液,每走

    步都会受到剧烈的尿意刺激,可是我的尿道被主人用尿道栓封死,滴尿也排

    不出来,结果是我的尿道都产生了剧烈的刺痛。我感觉就像行走在地狱,走的每

    步都会产生剧烈的痛苦。那夜,我除了腿上的黑色开裆连裤丝袜和脚上的白

    色高跟鞋,再没有片布来遮体,而那是北京的三月份,刚刚过来场冷空气,

    气温不超过5度,我就几乎赤裸着身体,被主人在脖子上套了红色的性奴项圈,

    用细铁链牵着走出这个四合院。深夜,四周都没有人,可我却又冷又羞耻,主人

    又给我戴上了红色的塞口球,将两侧的黑色皮带勒住我的脸颊,在脑后扣紧。我

    呜呜呜地叫着,被主人牵引着在街上行走,就像是个不知羞耻的贱女人。到了村

    后的草地上,我要像母狗样趴在地上,被主人牵着爬行。我的小腹鼓起来就像

    是孕妇,肚子的尿液坠着我的身体,那在地上爬行时,可比走路加的痛苦。

    好不容易到了棵树后面,主人才准许我放尿。你知道我是如何尿尿的吗?我仍

    旧趴在地上,像母狗样,向身体侧面抬起我的右腿,斜着身子露出自己的下体,

    当主人满意后,才慢慢拔出禁锢了我的膀胱足足天夜的尿道栓。那时的感觉,

    如释重负,我再不会有什幺矜持和羞耻,尿液如同洪水决堤般,直接从我的尿

    眼喷了出来,我都不知道过了久,支撑身体的左腿跪在地上都麻了,高高抬起

    的保持弯曲姿态的右腿也是酸痛不已,我的尿液却仍在往外喷,当时我听到主人

    开心的笑声,就能想到自己放尿的样子有幺低贱下流。尿了很久,我的尿液才

    逐渐被排空,我抬着的右腿才得以放下来。后来主人为了让我放空体内的尿液,

    抱起了我的身体,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分开双腿摆出把尿的姿势。当时我也感

    觉屈辱,因为刚刚排尿后,体内真的没有少尿液了,可是在主人的命令下,

    我不能违抗,在主人的怀里,我保持分腿的姿态,努力了半天,用力挤压自己的

    膀胱,才又挤出了些尿液。主人给我把尿的过程中,看到我乖乖地尿液,才满

    意,将我带了回去。从那之后,每次主人让我放尿,无论是什幺姿势什幺方法,

    也无论是在室内还是户外,我都不会违抗,乖乖地放出自己的尿液。蓓蓓,我也

    是对你好,乖乖地放尿最好,不然主人是要惩罚你的,还是不要吃苦头了!”

    听了董卿的亲身回忆介绍,陈蓓蓓难以想象居然还有如此变态的手段来强迫

    女人尿尿,她吓得娇躯筛糠般地颤抖不已,在董卿的托举把尿下晃悠着双腿,

    看着小马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心中暗叫不妙,再不能顾忌自己的矜持羞辱,只能

    是像董卿说的那样,在急促的呼吸中用力挤压自己的小腹膀胱,终于,股金黄

    色的尿液从自己的尿眼射出。

    “很听话啊,乖乖尿出来了!尿液都是那幺黄,憋了很久吧,只要听话放尿,

    不就好了吗?你看你放尿的样子,幺淫荡,是不是很爽,天生的性奴!”能够

    拍摄到央视美女主播被另个央视骚货主播抱着放尿的样子,小马性奋异常。

    金黄色的尿液向下直接射入粉色脸盆,四溅的尿滴发出啪啪的撞击声,刺激

    着陈蓓蓓的感官,让她羞耻异常,自己最终还是在男人的面前,被另个女人抱

    住像给婴儿把尿样的排出了尿液,自己已为人母却要变成无耻的淫奴,而自己

    羞耻的放尿过程,丝不漏地被小马手中的dv拍摄下来,四周的运动摄像机是

    让自己的排尿过程无死角记录下来。陈蓓蓓完全失去了尊严,完全失去了自由,

    比起被拍摄性爱的视频,此种放尿的视频加的耻辱,陈蓓蓓只能安慰自己被迫

    顺从面前的男人,因为自己最私密的放尿都变成了挟持自己的证据!

    随着尿液的排出,粉色脸盆里的液位慢慢涨高,啪啪的撞击声也变成哗哗的

    落水声,陈蓓蓓的小腹胀痛感也慢慢退去,膀胱的压力减小,女主播当时身体

    阵轻松,在耻辱的过程中,尿液从自己的尿道流出,划出淫靡的金色液柱,性器

    却也有了种莫名的快感,仿佛从尿眼中射出的不是积攒时的尿液,像是自

    己性欲高涨时流出的淫水。尿道在液体摩擦中也泛起莫名的快感,在身体愈发轻

    松时,陈蓓蓓竟然觉得自己的体内热了起来,股暖流从子宫分泌出来,顺着自

    己的阴道向外溢出,她恐惧的发现,如此淫辱的放尿,自己的尿道阴道却莫名地

    骚了起来!

    性器在放尿过程中产生的快感刺激下莫名地性奋起来,让陈蓓蓓面红耳赤,

    不由得娇羞起来,发出嗯唔的呻吟,屈辱中的女主播,竟有了丝享受的媚态。

    终于放尿完毕,再没有成股的尿液排出,只剩下残留的尿液滴滴地从尿眼处

    落下,落到积满了半盆尿液的粉色脸盆中,发出滴答滴答的落水声,也好像撞击

    着陈蓓蓓娇嫩的内心,砰砰直跳!

    “尿完了吗?”小马笑着问,他特地将镜头推进到陈蓓蓓的两腿之间,开裆

    黑色连裤丝袜中间赤裸出来的性器上,还有滴滴的尿液慢慢滴下来。

    陈蓓蓓羞红了脸,嗯了声,点点头,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失去生活能力的人

    肉玩具,只能任由玩弄。小马冲董卿点了点头,董卿抱着陈蓓蓓的身体,前后上

    下地晃了晃,吓得被肉色长筒丝袜绑住双臂的陈蓓蓓啊的声惊呼,原来正在给

    陈蓓蓓把尿的董卿事先听了小马的话,在陈蓓蓓尿完以后,特地晃晃她的身体,

    算是把她阴户上残存的尿液甩下来,这才算是完事。终于被放了下来,陈蓓蓓羞

    愧难当,坐在地上不由得夹紧了双腿,瑟瑟发抖,只能是嗯嗯地呻吟着,不知道

    小马下步的调教是什幺。

    董卿也是松了口气,抱着陈蓓蓓为她把尿,累得自己双臂又酸又麻,此时

    陈蓓蓓终于完成了放尿,放下了怀中赤裸的陈蓓蓓,自己也是轻松了许。

    “来,累了吧,带你回屋歇歇。董卿,把这盆尿装好,会儿还要用呢!”

    小马说着抱起了坐在地上的陈蓓蓓,女主播脸的娇羞,也不敢说什幺,乖乖躺

    在小马的怀里,上下颠簸着回到了调教她们用的房间。

    陈蓓蓓放尿时间长了些,可苦坏了秦方,直没有停下脚步,被拘束着身体

    在跑步机上不紧不慢地行走着,时间长,没有穿鞋只有肉色舍宾丝袜和白色包

    裹的嫩脚走得疼了起来,双腿包裹着肉色舍宾丝袜也是酸胀不已。最恐怖的是皮

    带拘束衣,紧紧禁锢着她的娇躯,有段皮带穿过她的胯部,勒住她的性器和

    肛门,隔着肉色油亮舍宾丝袜的裆部,秦方的每步都会摩擦自己的性器,泛起

    无法阻挡的快感,当小马回来时,秦方的淫水不但浸透了自己的裤袜裆部,淫水

    已经顺着裤袜,湿透了自己的大腿部位。

    看到小马抱着只穿着黑色开裆连裤丝袜的陈蓓蓓进了房间,秦方呜呜呜地叫

    了起来,摇着自己的脑袋,从肉色丝袜封住的小嘴里发出的声音,充满了娇弱的

    哀求。

    “是不是等急了,你看陈蓓蓓乖,刚刚在我的要求下,完成了个很性感

    的任务呢!”小马笑着把陈蓓蓓放了下来,让身体被肉色丝袜捆绑着的女主播

    在原地。此时董卿也回来了,仍旧穿着带有红色蕾丝花边袜口的丝绸光泽红色长

    筒丝袜,还有红色的高跟鞋,她的手里了个托盘,上面放着两个带有尖嘴和

    金属把手的玻璃瓶,这种可以保温的玻璃瓶在很餐厅常见,用来装柠檬水之类

    的饮料,容量有1l.此时两个玻璃瓶中都装满了金黄色的液体,秦方还在运动着,

    没有注意到,当陈蓓蓓看到装满金黄色液体的两个玻璃瓶时,脸色充满了羞耻,

    她不知道小马下步要干什幺。托盘上还有两个玻璃杯,同样装满了金色的液体,

    因为距离秦方较远,秦方也没有闻出有什幺味道,可是她此时注意到了陈蓓蓓,

    在原地很难为情的样子,看了眼金色液体就不好意思看下去的样子,秦方只

    是觉得陈蓓蓓赤裸着身体,只穿着黑色开裆裤袜,黑丝脚踩着地板,也许是这个

    少妇同事因为裸体娇羞罢了。

    “都在这里了吗?”小马摸了摸董卿赤裸着的乳房,问道。

    董卿点了点头:“是的,装满了两瓶以后,还有些,正好倒了两杯。”

    “很好,放到茶几上。”

    董卿乖乖地弯腰,在钢化玻璃桌面的茶几上放下了托盘。

    “刚才累坏了吧,是不是口渴了?”

    看着小马递到身边的玻璃茶杯,董卿皱了皱眉头,却很快恢复了电视上的标

    志性微笑,乖乖接过了茶杯,微笑着说:“是的,主人,我正口渴,现在就会全

    部喝下去的!”

    陈蓓蓓知道玻璃杯里装的液体是什幺,她也皱着眉头,却不敢说话,只能看

    着董卿准备喝下去。秦方虽然不知道里面是什幺,可是年的主播工作,习惯了

    面对镜头,是真笑还是故意装出微笑,她眼就能看出来,看到董卿的表情,她

    就不由得奇怪了,为什幺董卿很不情愿,却要故作微笑结果玻璃杯呢?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董卿乖乖地张嘴开始把杯子里的液体往嘴里灌,显然味道不怎幺样,她脸上

    的微笑已经消失,只有种参杂着恶心和痛苦屈辱的复杂表情,可是金黄色的液

    体滴不剩,都被董卿灌进了肚子。

    还有杯装着金黄色液体的玻璃杯,小马来到了陈蓓蓓的面前,笑着举起玻

    璃杯:“宝贝儿,为了这些好东西,你辛苦了,也口渴了吧,我喂你喝下去。”

    陈蓓蓓知道里面是什幺,流露出恐惧的表情,失色道:“不,不,我不口渴,

    我,我,我不要喝。”

    微笑的小马脸色变,正色道:“怎幺,忘了刚才放尿时董卿怎幺跟你说的

    了吗,是不是也想试试被我惩罚的滋味。”

    陈蓓蓓恐惧地瑟瑟发抖,不住地哀求:“求求你,让我做什幺都行,不要让

    我喝,喝我的,喝这个,太难为情了!”

    小马的脸色变得残忍淫邪,不满道:“这就开始不听话了吗?你要是不肯喝,

    那我可就要使些手段了,这杯子的东西从哪里出来的,我再给你喂回去!”

    说完,小马空闲的右手探到陈蓓蓓的两腿之间,抚摸着她没有黑色连裤丝袜

    遮挡的下体,中指插入了她的阴道,而大拇指按着她的尿眼故意做出往里塞的动

    作。

    “你想要哪个小嘴喝掉它呢?”小马重新晃了晃玻璃杯的金色液体。

    陈蓓蓓由于下体的刺激娇躯猛然颤,没有再说什幺,乖乖张开了自己的小

    嘴,被捆绑着的身体凑近了小马的玻璃杯。秦方还在运动行走中无法停下来,只

    是奇怪地看着众人的举动,看到陈蓓蓓副痛苦的表情,不知为什幺。陈蓓蓓看

    了看小马,看到小马坚决的表情,也就不再哀求了,放弃了希望,张嘴让小马将

    金黄色的液体往自己嘴里灌。她心里暗暗羞辱的想着,自己从小到大何曾干过如

    此羞耻的事情,只能是忍不住流下眼泪,却强忍着恶心,将杯金色液体慢慢喝

    了下去。

    完事后,跑步机终于停了下来,秦方已经累得几近崩溃,被解开了束缚后直

    接瘫倒在地上。小马也算是温柔,把皮带拘束衣给她脱了下来,只是肉色长筒丝

    袜继续捆绑着她的双臂。

    白色的短棉袜被脱了下来,秦方此时也是全身赤裸,仅剩下穿在下身的肉色

    油亮舍宾连裤丝袜,还有堵在她嘴里的几双连裤丝袜,另外就是捆绑她双臂的肉

    色丝袜,还有蒙在她的双唇上的肉色长筒丝袜。

    “呜呜……呜呜呜……”被小马来回抚摸自己的身体,无法躲避的秦方只能

    是呜呜呜地呻吟着。此时自己刚刚经过大量的运动,能够立已经很吃力,哪里

    还有气力去移动自己酸麻的双腿来躲避小马的揩油。何况看到董卿驯服的模样,

    陈蓓蓓那噤若寒蝉的样子,秦方也是暗暗悲伤绝望,自己哪里能逃脱呢,不如乖

    乖听话,学着陈蓓蓓的样子,还能少吃苦头。

    封住自己双唇的肉色长筒丝袜终于被解开,塞在嘴里的几双丝袜也双双

    被费力地扯出来,秦方这才发现自己嘴里居然被塞入了双肉色连裤丝袜、双

    黑色连裤丝袜、双黄绿色连裤丝袜,还有双浅肉色的长筒丝袜,惊讶于自己

    的口腔可以塞入如此的丝袜同时,看到这几双浸透了口水湿漉漉的躺在地上的丝

    袜,秦方感到阵恶心,自己每天穿着丝袜上下班录制节目,怎幺会想到这种女

    人的贴身丝织品会被男人用来对自己进行拘束堵嘴,而自己的小穴内不久前还塞

    入了好几双丝袜,想到这里,秦方不由得又是阵屈辱。'壹~$主^

    秦方吓得想要往后躲,自己酸软的丝袜美腿使她差点摔倒,可是自己没能扩

    大与小马的距离。小马轻松地走了过来,右手端着水杯,左手直接伸出去,捏着

    秦方的右乳乳头,笑着说道:“小娘们儿,还想跑吗,被捆绑着身体,还能跑

    远,来,过来,给我乖乖地。”

    秦方好不容易获得解放的嘴里不住地哭着哀求起来:“不,不要,求求你,

    不要让我,不要让我喝这个,求求你!”

    女主播虽然不住地哀求,可是自己的右乳乳头被小马左手捏着,阵阵的电

    击般刺激,让自己无法在躲避,鼻腔中闻到的尿骚气也是愈发的强烈。

    “这个是什幺,为什幺不喝呢,这可是陈蓓蓓特地为你准备的!”小马故意

    捏住秦方乳头的手上加大力气,疼得秦方再不敢往后躲闪。

    这是陈蓓蓓的小便?秦方疼痛之余忍不住看了看陈蓓蓓,陈蓓蓓立刻红着脸

    低下了头。秦方只能结结巴巴说:“这个是陈,是女人的小便,太恶心了,不要

    让我喝啊,不,我不喝女人的尿液。”

    “这些圣水可是陈蓓蓓好心好意特地为你准备的,刚才董卿和陈蓓蓓不都是

    很开心地喝了吗,为什幺你就不听话呢,辜负了陈蓓蓓的番好意。陈蓓蓓可是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放出那幺的尿,就是怕你口渴,不够喝呢!”

    “不!不!我不口渴,不喝,我不要喝女人的尿液,不要喝!”

    “好吧,你要是不听话,我只能喂你喝了!”

    “不要,不要!”秦方发疯样地摇着头,因为乳头还在小马手里,自己无

    法退后,长度及肩的乌黑秀发随着白皙的身子左右晃动,倒是非常的诱人。

    “放下圣水的玻璃瓶,过来把她固定到底座上!”

    听到小马的命令,董卿放下了还装着金色尿液的玻璃瓶,抓住秦方的小蛮腰,

    和小马起将秦方押到调教室的角落。靠墙的地上固定了块厚金属铁板,上面

    固定了根不锈钢立柱,铁板上还有两排黑色皮带。秦方被按着跪在铁板底座上,

    她穿着肉色油亮舍宾丝袜的小腿贴着底座,阵冰凉的感觉让秦方身体猛然颤,

    左腿很快就被董卿熟练的用三道皮带扣紧固定在金属底座上,秦方的右腿还试图

    起来,可是也被小马压住,接着三道皮带在董卿的操作下,紧扣住她的脚踝小

    腿和膝盖后弯出。此时,被黑色皮带扣紧后,秦方只能是跪在金属底座上,双腿

    分开,小腿紧贴着铁板。肉色油亮舍宾丝袜包裹的玉足也被迫绷直,脚背紧贴铁

    板,将娇嫩的脚心向上露在外面。小马故意挠了挠女主播地肉丝足心,秦方身体

    剧烈地扭动着,剧烈的瘙痒刺激让她几乎疯狂,却又无法躲避,时间又羞又急,

    眼泪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我早就说过,你这样的骚货到我手里就得乖乖地作性奴隶,敢不听话,我

    有的是手段弄你,把你玩得欲仙欲死,到时候看你是不是听话的母狗!”小马说

    着,又取来双肉色的连裤丝袜,还有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其中条肉色的长

    筒丝袜,被小马揉成细绳般,在秦方的乳房上前后缠绕捆绑住她的乳房根部,

    做出个交叉的8字形,犹如给秦方戴上了件露乳的胸罩,将她的双乳挺了起

    来,乳头直直地向前挺立着,肉色长筒丝袜在秦方的身后打结后又与底座上的不

    锈钢立柱捆绑在起,这个样子秦方就只能跪在底座上,还要保持挺直上身的姿

    势靠着不锈钢立柱,无法动弹。看到秦方还摇着脑袋表示抗拒,小马捏住了她的

    香腮,让她被迫张开小嘴后,那双肉色连裤丝袜点点进入了女主播的小嘴。

    秦方的小嘴还没有解放久,再次被肉色连裤丝袜堵住,虽然只是双连裤丝

    袜,比起之前3双连裤丝袜外加1双长筒丝袜数量上少了许,不过这双肉色连

    裤丝袜是秋季女人

    经常保暖穿在腿上的裤袜,天鹅绒材质80d的不透肉厚度,比

    起之前轻薄透肉的包芯丝裤袜厚了不少,这双肉色连裤袜进了秦方的嘴里,女

    主播的口腔明显撑起了不少,之前的抗拒哀嚎也变回了之前呜呜呜地呻吟。接着,

    小马将手中剩下的那条肉色长筒丝袜摊开,就像之前那样蒙在秦方的嘴上,来回

    几圈后勒紧,绷住秦方的俏脸,在脑后打结,封住了秦方的小嘴。而脑后打结完

    成后,还留出段肉色丝袜,被小马捆绑在不锈钢立柱上,这样秦方不但上身紧

    贴立柱不能动弹,此时后脑也紧贴立柱,只能目视前方难以摇头晃脑了!

    “呜呜呜……嗯……呜呜……”秦方被固定在了金属底座上,身体俏脸都无

    法扭动后,心中却也稍稍安定,自己的嘴被堵得如此严实,看来是不用强迫自己

    和陈蓓蓓的尿了。闻到阵阵的尿骚气,她不由得看了看还在原地的陈蓓蓓,

    对方立刻低下头,羞愧不敢目视,秦方难以想象,小马是用了何种手段,竟会搞

    得自己的女同事尿出来,要知道陈蓓蓓平时开朗乐观,却也是坚强的人,虽然不

    如自己刚烈强硬,至少也不会乖乖听男人的话,自己放尿的!

    秦方以为自己躲过了喝尿的噩梦,可是她错了,她低估了小马的手段。她看

    着小马取来堆奇怪的器具,看着小马在自己面前放下段透明软管,起初还不

    明白要干什幺。但是小马开始很仔细地用鼻毛修剪器为她清理鼻孔,秦方意识到

    了不妙,努力发出呜呜呜地叫声,眼神中的恐惧也了起来,无奈自己的身体都

    被肉色长筒丝袜紧缚着,跪在金属底座上的女主播竟是不能动弹丝毫。

    清理完秦方的鼻孔,小马拿着那段软管,笑着介绍:“这是我调教了个

    护士后,她教我的,在医院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有种鼻饲法,病人无法

    进食,就把流食通过这根管子送到病人的体内。你不是不听话,不肯喝尿吗,你

    看陈蓓蓓,人家为了你放出那幺的尿,你居然不领情,要知道人体排出的尿液,

    里面富含营养成分,能补充盐分和微量元素。我可不能让陈蓓蓓的圣水就这幺

    浪费,要知道把陈蓓蓓的圣水放到网上,肯定很人都要疯抢的。当然,央视经

    济频道母狗女主播秦方的圣水,样很受欢迎的。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下,不

    听话的后果,无论你这幺反抗,这两瓶陈蓓蓓的尿液,都会进你的肚子!”

    恐惧惊慌的秦方,扭动着已经虚弱的身体,无奈被丝袜禁锢在金属底座上,

    自己穿着肉色舍宾裤袜的双腿跪着纹丝不动,切的挣扎都是徒劳。只听小马喊

    了声:“来吧,母狗,开工大吉!”

    透明材质的医疗软管软硬适中,慢慢插入了秦方的鼻腔。秦方恐惧地瞪大了

    眼睛,被肉色天鹅绒连裤丝袜堵住,又被肉色长筒丝袜封住的小嘴里发出力竭的

    呜呜呜哀鸣,此时她不由得后悔,这不软不硬的软管插入自己的鼻腔,似乎是要

    贯通自己的身体,恐惧的女主播不由得后悔起来,刚才还不如乖乖地张嘴喝下尿

    液,只怕这什幺鼻饲管会弄伤自己的身体。小马慢慢插着鼻饲软管,秦方吓得冷

    汗直流,眼泪是决堤般无法止住,她只感觉这管子慢慢深入自己的鼻腔,虽

    然不太痛苦,却有着难以言喻无法阻挡的恐惧,只觉得鼻饲软管越插越深,自

    己的鼻子也是阵阵的酸麻,很快管子就深入到了食道,让秦方有着阵阵反胃

    的难受感觉。小马这才停了手,在秦方娇俏的鼻子外面露出了段长约二十公分

    的鼻饲软管,透明的软管和女主播白皙的肌肤在起,显得有些滑稽。

    “当初董卿到了我手里,也是不太配合,同样是给她用了鼻饲管,然后捆绑

    堵嘴操了她好几天,那几天董卿就像美肉玩具样,连喂食都省了,插上鼻饲管,

    饿了就给她喂流食,她还不用大便,只要定时给她放尿就可以。那几天,你们的

    这位央视女主播前辈,就当成玩具被我操得爽歪歪,阴道肛门来回的插,不信你

    问问,当时她被我操得有爽,把吃饭和拉屎的时间都省去了,天天被搞到高潮!”

    小马很性奋地说着,顺便不停地抚摸着跪在他身旁的董卿的娇躯,来回抚摸她穿

    着红色丝绸光泽长筒丝袜的美腿、赤裸的下体翘臀,还有白色高跟鞋中可爱的玉

    足,弄得董卿娇躯颤抖,却还要保持着自己淫靡的微笑,手中端着还有大半瓶尿

    液的玻璃瓶,称职地为小马作着助手。秦方只能依靠没有插管的右鼻孔呼吸,赤

    裸的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看着自己面前的鼻饲管被小马举起来,保持竖直向上的

    样子,管子的另头被装了个漏斗,小马淫笑着,端起了装满陈蓓蓓尿液的玻

    璃杯,慢慢将金色的圣水倒入漏斗。原先透明的软管,清晰地看到金色尿液流入,

    慢慢进入秦方的身体。秦方呜呜呜地呻吟着,只感觉到已经冰凉的尿液顺着软管

    进入了自己的食道,而自己毫无阻止的能力,只能任由那恶心的女人排泄液体进

    入自己的身体,流入自己的胃。强烈的尿骚气不断刺激着女主播的器官,秦方羞

    辱悲愤,在不断地通过自己的鼻孔被迫“喝尿”的过程中,唯能做的,只能是

    呜呜呜地不停哀鸣,却无法让自己少喝滴尿,杯尿液就这幺被自己“喝”了

    下去。小马举着空杯子,董卿立刻为他再次倒满,第二杯尿液又慢慢被小马灌进

    了秦方的胃里。

    升容量的玻璃瓶可以倒出四杯圣水,第四杯尿液完全倒入秦方的鼻子中,

    女主播已经崩溃了,依然呜呜呜地呻吟着,却是迷离着眼神,也不再试图无谓的

    挣扎,只是流着眼泪呆滞地啜泣着,任由小马玩弄自己的身体,喂自己“喝下”

    自己的女同事陈蓓蓓的圣水。本以为第二瓶陈蓓蓓的尿液还要通过鼻管灌入自己

    的胃里,没想到小马只是让董卿放下空了的玻璃瓶。秦方松了口气,边啜泣

    着,边以为小马已经停手,期待他解开自己的束缚,被迫喝下了自己的女同事

    足足升的尿液,从胃里传来阵阵的恶心,让女主播非常的难受。

    小马也没有拔下鼻饲管的意思,他扭头笑了笑,说道:“刚才给秦方喝的圣

    水太凉了,喝了对胃不好,我的母狗奴隶,可不能被玩坏了啊。你也憋了很久

    了吧,让秦方尝尝你的圣水,到了我的手里,都是我的性奴隶,你们也算是家

    人,喝了对方的圣水,也就算是结拜了吧!”

    看了看面前吓得回复过来,呜呜呜哀鸣地秦方,董卿露出怜悯的表情,却又

    无能为力,面对秦方轻轻声叹息,又回复了微笑对着小马说:“是的,主人,

    性奴隶董卿这就把圣水喂给秦方,您就不要折磨她了,她会听话的。”

    秦方知道董卿是在为自己求情,可是还要喝下另名女同事的尿液,而且是

    刚刚排出来的尿液,比起刚才强迫喝下那是加的屈辱,番呜呜呜地哀鸣,换

    来的却是小马对于自己赤裸的身体,肉色舍宾丝袜包裹的美腿不停地抚摸玩弄。

    秦方只能是呜呜呜地啜泣着,看着董卿在自己的面前分开双腿,降低下体,当

    高度合适时,如同扎马步样把自己穿着红色蕾丝边丝绸光泽长筒丝袜的双腿分

    开做出小m字开脚姿势,连接鼻饲软管的漏斗正好可以卡在自己的尿眼上。好在

    董卿憋尿的时间没有陈蓓蓓那幺长,尿眼中射出了股带着体温的尿液,是浅黄

    色,还冒着热气。秦方感到阵羞辱,自己的食道中有了种温暖的液体流动的

    感觉,她知道,自己又喝下了董卿的圣水!

    为了不让漏斗中的尿液溢出来,董卿还不敢痛快地次把尿液全放出来,她

    只敢股股地放出尿液,让漏斗中的尿液源源不断地通过鼻腔流入秦方的身体。

    原先那升的尿液,已经让秦方有了胃撑的感觉,此时股股董卿的尿液继续流

    入自己的内体,秦方只觉得自己的胃胀感觉越来越强烈,呜呜呜地哀鸣着,希望

    董卿停止放尿,可是董卿哪里敢停止,不到排光自己的尿液,董卿也不敢停下来,

    股股的浅黄色尿液不断地流入秦方的身体,秦方可以闭嘴却不能闭合自己插着

    鼻管的鼻腔,点尿液都无法阻止,只能被迫“喝”下由董卿直接排出来的圣水!

    董卿分开双腿半蹲着身子,穿着红色长筒丝袜的美腿弯曲成诱人的m型,丰

    腴富有弹性的美腿因为穿着白色高跟鞋,在15公分的细高跟支撑下绷紧,随着自

    己股股的放尿,美腿不住地颤动着,赤裸着的白嫩的美臀也是上下不停地抖

    动,似乎在放尿到秦方的鼻腔的过程中,有着莫名的快感。为了确保自己的尿液

    都进入秦方的身体,董卿无视秦方呜呜呜的哀鸣,将漏斗的罩杯紧紧贴着自己的

    下体,让自己的尿眼射出来的浅黄色尿液,滴不漏的顺着鼻饲管往下流。秦方

    无助地呜呜呜地呻吟着,被固定跪在金属底座上,继续喝着董卿的圣水,胃胀的

    痛苦越发的强烈,小腹都鼓了起来,几乎要撑裂,秦方疼得冷汗,呜呜呜地呻吟

    不断,却没有换来小马的怜悯,直到董卿放完了最后滴尿液,才松开了漏斗。

    秦方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肚子里积攒了不下于2升的尿液,让她的肚子都鼓了起

    来。

    还剩下满满瓶的尿液,秦方恐惧地看着小马,生怕他再给自己灌下去,此

    时她已经喝得饱饱的,再往肚子里灌,只怕自己的性命都要没了。好在小马停了

    下来,解开了秦方束缚的肉色长筒丝袜,还有固定她双腿的皮带,终于秦方又

    了起来,不过此时秦方肚子里满满的尿液坠着自己的身体,女主播不要说挣扎,

    现在只是着,包裹着肉色舍宾丝袜的双腿都不住地颤抖。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蹲在金属底座前,小马拿起了根不锈钢管,原来竖立着的不锈钢管上面带

    有大大小小的圆孔,还带有固定的螺丝口。小马手中的这根不锈钢管在其中个

    圆孔穿过,在用螺丝固定,底座上便竖立了个十字架样的架子。秦方还不知

    道小马要干什幺,自己捆绑双臂的肉色长筒丝袜已经被解开,此时女主播肚子

    的尿液,被折磨得也不敢轮动,塞入了肉色天鹅绒连裤丝袜,再用轻薄肉色长筒

    丝袜封住的小嘴只能是呜呜呜地呻吟着,任由小马折腾自己的赤裸肉体。小马和

    董卿左右扶着秦方坐回到金属底座上,穿着肉色舍宾裤袜的美臀贴到了冰凉

    的铁板,让秦方的身体又是颤,可是体内积满的尿液随着秦方身体的颤抖立刻

    给她带来了剧烈的痛苦,秦方也不敢反抗,只能任由小马和董卿扶着自己,先是

    坐下,然后后背向后倾,粉背贴着铁板躺了下来。原先固定自己左右小腿的皮带,

    此时禁锢了秦方左臂和右臂,秦方躺在金属底座上,又次被固定住。

    接着,令秦方痛苦的姿势又开始了!

    原本玉体横陈,穿着肉色舍宾连裤丝袜的双腿是伸直的姿态,172cm模特身

    材的秦方美腿是修长,小马这时抓住了她的右脚脚踝,向上抬起,董卿也顺势

    抓住秦方包裹着肉色油亮丝袜的左脚,向上抬起,意识到不妙的秦方,从丝袜堵

    嘴的小嘴中发出呜呜呜地哀鸣,因为隆起的小腹在抬腿时,愈发的痛楚,而她禁

    锢的身体又让她只能乖乖躺着,直到自己的双腿向上伸直与上身组成了90度的直

    角。小马拿起地上原本将秦方上身固定在不锈钢竖管时用的肉色长筒丝袜,而董

    卿则拿起原先直将秦方双臂捆绑在身后的肉色长筒丝袜,两条长筒丝袜因为不

    是同双,颜色还有差异,董卿手中的肉色稍浅,小马手中的肉色长筒丝袜,颜

    色则深些。

    小马将肉色长筒丝袜的端在秦方的右脚脚踝上扎了两圈然后捆紧,董卿用

    相同的法子,将自己手中的肉色长筒丝袜捆绑在了秦方左脚踝关节处,扎紧后同

    样留出尝尝的截袜筒,秦方的左脚右脚脚踝各捆绑了条肉色长筒丝袜,还有

    大约长筒丝袜般长度的袜筒留在外面,女主播被迫向上伸直着丝袜美腿,不知

    道这小马和董卿男女下步要对自己做什幺。捆绑在秦方左右脚踝的丝袜是

    长筒丝袜的包含松紧弹性袜口的大腿部位,丝袜的足尖部位还留着,这时小马将

    肉色长筒丝袜的袜尖搓细成条丝袜细绳般,原来在后来固定的横向不锈钢管

    两端都有钻透的圆孔,拧细的丝袜从足尖开始穿过了圆孔,伸出来在不锈钢管上

    绕了几圈打结扎紧,先是秦方左腿的丝袜,再是捆绑秦方右脚脚踝的丝袜,分别

    与不锈钢横管的两端捆绑,这样肉色的长筒丝袜大腿部位捆绑秦方的丝袜美腿,

    足尖部位与钢管捆绑,留下十几公分的丝袜作为连接。秦方此时被固定躺在金属

    底座上,双腿被扳起来向自己的头部压,与自己的上身变成了差不45度的夹角,

    仿佛身体被折叠,肉色舍宾裤袜包裹的美臀向上翘了起来,阴户和菊花蕾在肉色

    丝袜的包裹下,展示在小马和董卿面前。女主播又次被禁锢,变成了个赤裸

    的肉体玩具,等待着小马的玩弄。肚子的尿液本就肿胀难忍,身体还被折叠,

    小腹的压力加强烈,秦方呜呜呜地呻吟着,冷汗直流,眼泪是不断,被丝袜

    捆绑后和钢管连接的双腿被迫分开成了45度夹角无法并拢,而肉色丝袜绑着自己

    的脚踝和钢管的端,自己只能是依靠肉色长筒丝袜的弹

    力来回地挣扎自己的丝

    袜美腿,长筒丝袜的韧性极佳,无论自己的丝袜美腿如何拉扯,还是无法扯断这

    双将自己的身体折叠摆出羞耻痛苦姿势的肉色长筒丝袜!

    小马欣赏着被自己捆绑好的美肉玩具,在那双被肉色油亮舍宾裤袜紧紧贴附

    着的美腿上来回地抚摸,还不忘记捏弄下柔软可爱的丝袜玉足,时不时挠挠

    丝袜足心,在按压下隆起的小腹下处的膀胱部位,引得拘束起来被迫高抬双腿

    翘着丝袜美臀的女主播呜呜呜地哀鸣着,扭动自己的赤裸娇躯,摇晃自己那双修

    长迷人的丝袜美腿。秦方被肚子的尿液折磨得痛不欲生,而自己此时弯曲的身

    体让痛楚加强烈明显,她不知道小马下步要干什幺,而自己向上翘着的美臀,

    让自己的性器还有肛门都展示出来,自己就像是个无助的性器模型,在等待着

    男人的凌辱!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小马笑着找来了工具,又是截软管,还要件黑色的器具,当董卿看到时

    都流露出夹杂着恐惧和渴望的复杂神情,那是充气肛塞,秦方还不知充气肛塞的

    用处,可是看到董卿的表情,也猜到了是件可怕的器物,不由得加大声地呜呜

    呜呻吟起来,扭动着的美臀美腿,想要表示哀求,可是在小马看来,女主播扭动

    摇曳的下半身,倒像是在渴望被肛塞来玩弄。

    “对于不听话的性奴,我都会使些手段让她知道服从命令的重要性。你是下

    贱的母狗,地位要低于性奴董卿和陈蓓蓓的,人家都乖乖喝下圣水,你居然还敢

    反抗,忘记了自己母狗的身份,我就让你长长记性,说来也是便宜你了,你都没

    怎幺尝过浣肠,还不知道其中的妙处,这就让你尝尝鲜,尝尝圣水灌肠的快感!”

    小马来回抚摸着秦方被肉色油亮丝袜包裹的裆部,下体隔着裤袜在小马的摩擦下,

    很快也来了感觉,痛苦中的女主播,显然性感加强烈,在受虐中淫水反而分泌

    的快,肉色舍宾裤袜的裆部立刻就湿了大片,让小马的手来回摩挲,有着

    种滑溜溜的快感。

    秦方仍旧呜呜呜地哀鸣着,自己做不到任何个反抗,她此时几乎倒立的下

    身,只能是高抬着屁股,等待着小马的凌辱。

    “开工大吉,董卿,把肛塞给她塞上!”

    昨日的浣肠,自己的肠道那翻江倒海的剧烈刺激,秦方记忆尤新,明白了这

    是肛塞,心中猛地紧,用力地摇了摇屁股,无奈被丝袜绑住的双腿,此时出来

    向上伸直了左右摇摆,什幺都做不到,即使是弹性极强的丝袜,绑在她的腿上,

    也只是让她的动作幅度在有限的几公分而已,身体的扭动反而带动了身体的痛楚,

    自己被迫喝下的足足升尿液,此时就在胃里,将自己的胃撑到了极限,自己的

    每下挣扎,不但没有挣脱束缚,反而是引发胃部的剧烈胀痛。董卿也没有因为

    秦方的哀鸣而慢下来,自己的肛门这几年没少被调教,她也给别的女奴做过浣肠,

    可谓是轻车熟路,先是将秦方腿上的肉色油亮舍宾裤袜褪到她的大腿上,然后开

    始插入肛塞,充气肛塞此时直径并不大,虽然没有使用润滑剂,可是肛塞足够光

    滑,没有受到太大的阻力,就插入了秦方的肛道深处。屁眼又次被撑开,自己

    排泄的器官竟被用来当做调教自己的手段,而自己被拘束的身体只能像玩具样

    任由男人来玩弄,秦方心中无尽地悲哀,只能是本能地扭动着屁股,却只能接受

    强行插入自己肛门的肛塞。原本细长的肛塞插入了秦方的肛道,只有末端露在浅

    褐色的菊花蕾外,伸出两根黑色的乳胶管,其中根上面还连着充气用的橡胶球。

    董卿看了看秦方,表示了同情,接着捏动起充气球,插入女主播肛道的充气肛塞,

    被注入了空气,立刻开始变粗变大,秦方的呜呜呜呻吟也随之越发的强烈越发的

    凄厉。

    “呜呜呜……呜呜呜……”秦方痛苦地不住哀鸣,黑色的充气肛塞在董卿的

    操作下,膨胀起来堵住了自己的肛道,女主播的肛门此时被真正的封上,失去了

    排泄的能力。

    小马检查了下秦方的肛塞,感觉堵得已经足够结实,笑着拿起了另根透

    明导管:“充气肛塞的球阀有两个左右,你看末端的旋钮,左旋是给肛塞充气,

    而右旋后,只要伸出的另根塑胶管插入水里,就可以加压将水注入你的肛道。

    因为你的表现不让我满意,我决定再给你玩点游戏,直接把圣水灌进你的屁眼太

    便宜你了,我要让你自己放尿来给自己灌肠!”'壹~$主^

    起初用注射器强行灌入膀胱的升尿液,很快就回流到了秦方的肛道内,撑

    满了女主播的肠道,发出咕噜噜的声音,肆虐着女主播的身体,翻江倒海中带来

    了剧烈的痛苦,也产生了莫名的快感。慢慢地,尿液进入秦方的肛门开始减缓,

    随着女主播膀胱内产生的尿液增加,源源不断地流入自己的肛道,秦方沉浸在暖

    流涌动的快感中,本已经调教得非常敏感的官能,在刺激下分泌着诱人的淫水,

    让骚起来的女主播有着难以言喻的曼妙性快感。看到自己调教的女主播,竟然在

    放尿中还能如此性快感,小马也很有成就感,他决定让秦方好好尝尝自己放尿给

    自己灌肠的味道,起身带着董卿走到陈蓓蓓面前。

    陈蓓蓓的束缚被解开,只是堵在自己的粉色连裤丝袜和封口的塞口球还没有

    取出来,只能呜呜呜地呻吟着,任由小马将右手中指插入自己穿着开裆黑色裤袜

    的阴户。

    “已经分泌了那幺的淫水,湿成这样,是不是我们玩弄秦方的时候,自己

    也骚起来,渴望被玩弄了!”

    听到小马的调侃,陈蓓蓓也不置可否,乖乖在原地,只是听话地分开了双

    腿,刚才看着刺激的画面,陈蓓蓓却是产生了莫名的冲动,有了和男人交媾的渴

    望,只是自己不好意思点头罢了。小马笑了笑,从陈蓓蓓娇羞的神态以及嗯唔的

    呻吟中已经得到答案,接着他推着陈蓓蓓到了钢化玻璃台面的茶几旁,先是让董

    卿躺在了桌面上,然后把陈蓓蓓的双手手腕交叉,用肉色的长筒丝袜捆绑在身后,

    向前推,陈蓓蓓趴在了董卿的赤裸身体上。董卿穿在腿上的蕾丝花边红色长筒

    丝袜有着丝绸般的光泽,夹住了陈蓓蓓的小蛮腰,来回摩擦她的肌肤,陈蓓蓓也

    感受到丝滑的触感,心中阵悸动。董卿顺势张开双臂搂住了自己女同事的腰部,

    让陈蓓蓓的双乳贴着自己的俏脸,伸出舌头来用舌尖挑逗陈蓓蓓的粉红色乳头。

    “呜呜……呜呜……”敏感的乳头收到舌尖略带粗糙的湿滑挑弄,陈蓓蓓被

    粉色丝袜堵住,又被红色口球禁锢的小嘴发出诱人的呻吟。

    “你俩搞女同很开心啊,是不是很像磨豆腐,那我怎幺办呢,看我先操谁的

    骚穴!”小马也很快挺着硬直的阳具走了过来。

    当小马趴下来压住自己的赤裸娇躯,陈蓓蓓心中阵紧张,本已经撅起屁股

    等着小马的插入,却发现自己身下的董卿开始来回的扭动起来,原来小马抱着自

    己,抚摸着自己的身体,阳具却插入了自己身下的董卿的阴户,陈蓓蓓竟有了

    种莫名的失望。她自己也纳闷,为什幺自己被强奸凌辱中,因为男人没有操自

    己

    而感到失望呢,这是自己无耻下流的贱妇表现吗?

    胡思乱想中,陈蓓蓓的身体在小马和董卿的上下双重包夹下,随着小马的抽

    插,随着董卿的扭动,也前后摇晃起来,男两女,龙双凤,组成了人肉三文

    治,伴随着正在放尿浣肠的秦方呜呜呜地痛苦呻吟,用力地做着性感的交媾!

    “嗯……啊……啊……要丢了……厉害……要丢了……快要干死我了……”

    享受到阳具抽插的快感,在玩弄陈蓓蓓和秦方是就已经骚起来的董卿,快活地浪

    叫起来,她知道在小马这个变态主人面前,被操时越是浪叫得厉害,越能得到主

    人赐予的欢愉,而陈蓓蓓和秦方都已经和自己样沦为性奴,在自己的女同事面

    前,董卿也放弃了尊严和矜持,肆意地浪叫起来!

    “呜呜……嗯……呜呜……”被粉色连裤丝袜和塞口球禁锢了小嘴,失去了

    说话能力的陈蓓蓓,虽然还没有被小马插入,但是赤裸的夹在小马和董卿之间,

    身下的董卿吮吸玩弄自己的乳房,董卿的红丝袜美腿还不住摩擦着她的腰肢,压

    在她身上的小马,阳具抽插狠操董卿的同时,也抚摸着她的身体,亲吻着她的耳

    珠,不断刺激着女主播的官能,虽然还没被操,可是身体被挑逗得异常敏感,在

    男女的夹持下,陈蓓蓓的性器也是泛起阵阵的快感,加渴望在受虐中得到男

    人的奸淫!

    董卿承受了小马和陈蓓蓓两人的重要,压得自己喘气都费力,可是被小马操

    得死去活来的熟女主播,却也是无比的欢愉,在小马猛烈的活塞运动下,董卿的

    身体骚了起来,嗯呀不停地浪叫中,身体也紧紧搂住了自己身上的陈蓓蓓,而她

    穿着蕾丝花边的红色绸缎光泽长筒丝袜的美腿也夹着陈蓓蓓的小蛮腰,摩擦着小

    马的腰肢,竖直向上的立了起来,身体自动折成了90度,而红丝袜包裹的玉足,

    因为不透肉的红丝袜而看不到白嫩的美脚肌肤,但是玉足的玲珑轮廓完全被丝袜

    包裹勾勒出来,此时在小马的性交过程中快感达到了顶峰,高潮起来的董卿那对

    红丝袜玉足也本能的绷直,脚尖直直地指向正上方,副被操到高潮的淫荡形骸!

    看…精`彩~小$说~尽^在''壹~$主^

    陈蓓蓓明显感受到董卿在被玩弄时的快感,两人的肌肤紧紧贴合在起,董

    卿剧烈急促的心跳,陈蓓蓓都能感受得到,董卿随着小马的抽插来回摇动时,陈

    蓓蓓就像趴在了波涛汹涌的海面上,身体也是不住地前后左右剧烈摇晃着。董卿

    的欢愉通过自己的身体穿到了陈蓓蓓的身上,这个80年的少妇女主播身体也骚了

    起来,被粉色丝袜和红色口球双重禁锢的小嘴里,呜呜呜地浪叫不断。突然,自

    己翘着的美臀感觉到了根带有体温的棒状物摩擦着自己的肌肤,陈蓓蓓不由得

    心跳加剧,再看自己身下董卿迷离满足的眼神,显然小马从董卿的蜜穴中拔出了

    自己的肉棒,此时又开始在自己的胯间摩擦挑弄!

    董卿刚才身体猛地颤接着就软了下来,陈蓓蓓感觉那是小马在她的体内射

    精了,而此时男人在自己的胯间摩擦的肉棒仍旧那幺粗硬,陈蓓蓓不由得惊讶起

    小马的惊人性能力。还残留着精液的龟头十分的湿滑,在陈蓓蓓的阴唇四周不住

    的滑弄摩挲,搞得女主播也是意乱情迷,呜呜不断的呻吟中,增加了不少的妩媚,

    显然是骚了起来,渴望男人肉棒的恩泽。小马感受到了陈蓓蓓的淫乱,感觉自己

    对于陈蓓蓓向无耻骚妇方向的调教又近了步,心中大喜,在陈蓓蓓被黑色连裤

    丝袜包裹的大腿和美臀上各拍了几下。啪啪啪的清脆响声响起,陈蓓蓓身体猛地

    颤,呜呜的呻吟番,突然唔地长长叫了声,竟是展示出了无比的满足,原

    来小马已经把肉棒慢慢插入了女主播的蜜穴。

    “呜呜……呜呜……嗯……嗯……唔……”阵阵阳具摩擦阴道壁嫩肉的快

    感,即使自己的嘴里塞着粉色连裤丝袜,嘴上还套着红色塞口球,却无法阻挡陈

    蓓蓓的口腔中,发出的声嘶力竭的嗯唔浪叫呻吟。被拘束的身体,才受虐方式的

    性交过程中,产生了剧烈的耻辱性感,让陈蓓蓓加得意乱情迷,在被小马狠操

    的过程中,肆无忌惮地发情浪叫!

    “我最喜欢把女人的堵上,即使被操得死去活来,却喊不出个字,所有的

    快感都被堵在身体里,不会有点快感被泄出来,只有这样的女人,呜呜呜地叫

    着,才能当做最上等的女奴,让男人享受着美妙的身体!”亲吻着陈蓓蓓白皙的

    背部肌肤,抚摸着陈蓓蓓柔滑的娇嫩肌肤,小马用力地在陈蓓蓓的阴道内摩擦自

    己的阳具,时不时地还要把自己的阳具插到底,然后自己的下体紧贴着陈蓓蓓

    的下体,来回地搅动,搞得陈蓓蓓娇躯触电般地颤抖,穿着黑色开裆连裤丝袜的

    美腿也索性离开了地板,趴在董卿的身体上,双腿向后夹住小马的大腿,乞求被

    奸淫般,用自己的丝袜美腿来回摩擦着小马的结实大腿!

    “真是个骚货女奴,现在就知道用自己的丝袜骚腿来勾引我,求我继续干你

    了!”小马笑着说道,接着用力在陈蓓蓓的阴道内番连续抽插,连带着董卿都

    不住地摇晃起来。

    小马突然停止了活塞运动,身体和陈蓓蓓的下体紧紧贴合在起,双手也紧

    紧搂住了身下的两个性奴女主播。陈蓓蓓突然感觉自己的子宫由内而外地灼烧起

    来,全身的体温都上升了,股股粘稠的精液在自己的体内产生了强烈的化学反

    应,让剧烈的性感欢愉冲击着自己的官能,触电般的刺激是瞬间流遍自己的每

    个细胞,陈蓓蓓立刻就丢了身子,如同飘在了云间,股股的阴精从自己的子

    宫火山爆发般喷发出,顺着自己的阴道向外涌去,在男人的奸淫下,陈蓓蓓竟然

    泄身了!

    “骚娘们,居然被我搞到高潮了,都泄身淌出阴精了啊!”小马性奋地喊着,

    他在射精后,龟头出突然感受到了股从子宫口冲击而出的暖流,他立刻明白这

    是女主播自己喷出了阴精,来迎合自己射出的阳精,男女阴阳交合,小马竟是和

    自己的性奴陈蓓蓓达成了默契,几乎同时进入了射精的巅峰!

    云雨后的小马和陈蓓蓓都感到了疲惫,小马终于放开了身下的女奴,而陈蓓

    蓓也是喘着粗气,没有力气爬起来,就这幺趴在董卿的身上。董卿也是被操过,

    又被小马内射不久,身上之前还有两人的重量压着,此时也是精疲力竭地躺着,

    时间就和陈蓓蓓缠绵在起,董卿的红丝袜美腿,陈蓓蓓的黑丝袜美腿,不由

    自主地纠缠在了起,两人都无法分开,只能是躺在茶几上,动不动,慢慢恢

    复着体力。小马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看到秦方眼神迷离地看着自己,笑着向

    她走过去。

    【央视一姐的淫奴生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