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高辣 > 熟人作案 > χγцzⓗǎǐщц.мℯ 番外十年另起(二)
    熟人作案 作者:在言外

    χγцzⓗǎǐщц.мℯ 番外十年另起(二)

    也不知道是她哄好了他,还是周停棹自己把自己哄好了,任哪个老师也想不到,高居年级榜前两位的优等生居然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开始悄悄谈起恋爱。

    在此之前学习一直是桑如的第一位,虽然中途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周停棹挤了些位置,但高考在即,学习面前,周停棹依旧屈居第二。

    两人约法叁章。

    第一学习优先,这一点谁都没异议;第二,最多可以亲亲,不能做别的,说这个时桑如脸有点红,周停棹脸也有点红,也都应了;第叁,天高路远,他们要考到同一所大学去

    两年后。

    大二的课程很满,到了周末也不让人好过,桑如把要完成的课题作业写完,外头天已经暗了。

    电脑还没关,这时候跳出历晨霏的消息。还有半个月不到就是桑如的生日,她问她打算怎么过,毕竟到了十八岁,重要的成年关头。

    桑如实在没什么想法,便回:“简单一点,随便过吧。”

    “要我来吗?”

    桑如刚看到这条信息,字还没打两个,紧接着就有接连几条消息跳出来:“等等,会不会影响你跟那个谁的二人世界啊?”

    “算了算了,你们两个自己过吧,我回头另外找个时间飞过去。”

    桑如无语:“我天天对着他,不是二人世界才难,你来没事。”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种二人世界吗?”

    桑如:“……”

    “不是吧,”历晨霏回,“你们还没那个?”

    桑如:“昂。”

    历晨霏下了结论:“OK,那我更加不用去了,祝你们性福。”

    桑如也不是没想过跟他坦诚相见这事儿,不过也就仅限于想想。

    她住不惯集体宿舍,从大一开始周停棹就陪她租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区里,一人一间卧室,几乎没什么僭越,偶有边缘行为时,周停棹也往往能及时刹住。χyūzんǎιщū.мё(xyuzhaiwu.me)

    桑如对性事没什么偏好,却因他的频频退避,反倒对这事儿上了心。

    周停棹给过她理由,她还小,未成年的时候不要做这些。而今成年就在眼前,历晨霏提起这茬,桑如顺着联想起些什么,脸上顿时烧得慌,却不免有所期待起来。

    对面这时发了条链接过来,历晨霏说:“参考资料,你好好学习!”

    桑如不知所以然地点开,尺度爆表的弹窗广告最先出来,瞬间明白她发来的所谓参考资料究竟是些什么。

    有一场经济学论坛交流大会在隔壁市召开,周停棹昨天就跟他的课程导师去了,现下整间屋子里就她一个人。

    潘多拉的魔盒在诱人打开,桑如犹豫一下还是点了进去,选了个封面不那么大尺度的开始播放。

    一开始还算正常,正常到桑如简直怀疑是不是看错了视频。男女演员是情侣,男生到女生家里做客,甚至一起下厨做了菜,镜头还在他们吃饭时停留了许久,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桑如再次怀疑是不是链接有误,索性往后拉了点进度条。网速很一般,加载符号卡在原地转圈,半晌也没翻出来点什么。

    原本的期待值大打折扣,桑如靠在椅子上开始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游戏玩了好几轮,这时候一个视频通话突然打了进来。

    桑如接起,看见屏幕里的人西装革履,精英气质简直要通过屏幕砸过来。

    她承认眼睛有点馋了,清清嗓子问:“结束了?”

    周停棹松松领带:“嗯,刚回酒店。”

    他的五官线条本就鲜明,大学两年间更是长得越发凌厉起来,而今配上成熟的西装,更显成熟男人的沉稳持重。

    “这身,很好看诶。”

    成熟男人微微笑起来:“是吗?回去穿给你看。”

    桑如毫不推辞,同他安静对视了会儿,说:“想不想我?”

    “嗯。”

    “嗯是什么?”

    周停棹轻声叹了口气,表情无奈而纵容:“就是才一天不见,我就已经想现在就回到你身边了。”

    昔日看了就讨厌的人,现在一天不见就想得要命,桑如心知对历晨霏说的话有假,跟他在一起的二人世界,怎么过都是开心。

    她瘪瘪嘴:“今晚回不来吗?”

    “嗯,明天还要跟导师拜访一位前辈。”

    “好吧……”

    周停棹见她丝毫不掩藏的一脸失落,顿觉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哄她的话还没出口,忽然听见对面传来一些奇怪的声响。

    眼见着桑如的脸色陡然一变,显出惊慌失措,镜头开始摇晃起来,她似乎手忙脚乱地在做什么。

    周停棹急急问:“怎么了?”

    桑如没顾得上答话,手机砰地一下似是被放在了桌上,接着有什么声音更清晰地传过来。

    是一阵激烈的喘息和做爱声,夹杂着其他的语言。

    周停棹一愣,而后神色复杂地笑起来。

    那声音终于不见了,手机重新被人拿起,桑如脸红红的,却还镇定地对他说:“没事了。”

    周停棹似笑非笑:“崽崽,看什么呢?”

    “……没什么。”

    “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没有!“桑如声音提高,反驳道,“我还没看到什么呢,家里网好卡。”

    周停棹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说:“等我回去换个快的。”

    桑如哽住,恼得耳后根都在热:“你是为了自己看这些东西吧。”

    “我不看这些。”

    桑如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男生不都喜欢看吗?”

    周停棹坦诚:“看过一点,不喜欢。”

    桑如没来得及呛他,又听他道:“没有你好看。”?

    桑如:“你拿我跟这个比!”

    “不是,”周停棹说,“准确来说,是在性冲动方面,只有你能让我兴奋。”

    脸上的热度是彻底褪不下了,桑如小声嘟囔了句:“说什么呢……”

    周停棹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  ,又说:“比如刚刚知道你在看什么的时候,它就站起来了。”

    桑如彻底呆住,忽然把头偏到一旁去,周停棹听见画外音微微发着颤:“你别说这些。”

    “好,”周停棹哄她,“不说了,回来让我看看。”

    桑如又冷静了一下才回到取景框里,看见屏幕小框里的自己脸色无比红润,偏周停棹还是一脸神色自若的,顿觉不能就这么被他压制。

    她瞥一眼电脑屏幕,舔舔嘴唇说:“看到插进去了。”

    电脑画面被暂停在性器插入穴里的一瞬间,桑如收回视线,下身竟不觉有些发痒。

    周停棹愣了一下:“嗯?”

    桑如说:“原来它插到里面去是这样啊。”

    周停棹听她用好学的语气说着这些,几乎一下就硬了,哑声道:“说什么呢宝宝。”

    画面里她凑近了些,显出那么点不自然的别扭,神情却又含着委屈,桑如问:“我们什么时候做呀?”

    她不常求欢,跟从前到处撩拨他的时候相比更显清心寡欲,而今忽然这样跟他说话,周停棹一时有些讶异和……

    兴奋。

    他磨了磨后槽牙,说:“现在。”

    “现在?”桑如陡然睁大了眼,“你现在回来吗?”

    “不是,”周停棹笑起来,问,“视频还在吗?”

    “暂停了。”

    “继续放。”

    桑如愈发脸红:“我不想看了!”

    “就继续十秒,”不在她面前,周停棹说话也大胆起来,“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

    她犹豫了一会儿,旋即慢吞吞点了一下按键,画面重新开始流动起来。

    猛烈的“啪啪”声不绝于耳,桑如起初还看着周停棹,直到他要她看一眼那个视频,她才抬眼望去。声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桑如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场景,渐渐口干舌燥起来。

    手机里传出他的声音:“十秒到了。”

    桑如反应过来,再次按了暂停。

    “好看吗?”

    桑如咽了下口水:“一般。”

    周停棹不知什么时候把外套脱了,只剩里头的白衬衫和那根领带,他说:“刚刚看到的,宝宝可以描述给我听吗?”

    桑如心底小小挣扎一番,心知他要逗弄她,转念一想,又觉得谁逗谁还不一定,于是开口道:“他的……阴茎一直在往女孩子的身体里戳,小穴被撑开了……”

    “可是他的那个,没有你的大。”

    周停棹作茧自缚:“是吗?”

    桑如“嗯”了一声,随后似是把腿抬起了一些,低头像是在看什么。

    “我的……看不清楚,好像还要小一点。”

    被她的话点着,周停棹起了火,说:“嗯,你那里很小,要磨很久才会张开能把龟头吃进去的小洞。”

    桑如原本占了上风,而今他接招,顿时那股劲儿上来,她抬起腿放到椅子两边的扶手上,家居服的裙摆掀开。

    她拿着手机挪到下面,将内裤撩到一边,镜头对着两腿间的幽谷,声音湿湿的:“真的吗?我看不清,你帮我再看一看……”

    周停棹呼吸一滞,看见那处粉嫩正一下一下收缩着,软肉被内裤边和她的手挤压到一起,肉欲从屏幕上汹涌而出。

    见他脸上忽而也有些薄红,桑如故意把腿更张开些调整着位置,问道:“看见了吗?”

    “嗯,”周停棹说,“看起来很饿。”

    镜头一转,画面从那处隐秘的嫩红,变回惦记了一天的那人。

    “不给你看了。”

    周停棹起身走动,才觉紧绷的感觉下去一些,他倒了杯水,边问她:“怎么了?”

    “累了,”桑如走动几步,趴到了床上去,下巴抵在手臂上,无厘头说了句,“我要成年了,周停棹。”

    “嗯,九月十九,记得的。”

    “我成年了。”她重复一遍。

    周停棹一根筋没转过来:“想要什么礼物?”

    桑如闷闷看了他两眼,忽而将手机找了个地方靠住。

    周停棹没等来她的答案,却见她跪着直起身子,手在衣摆里动作几下,旋即黑色布料从眼前一闪而过。

    “崽崽,要做什么?”

    桑如脱了内裤,像刚才那样坐好,向镜头张开腿。

    “我成年了,”她拨开那两片嫩肉,露出里头幽深的秘口,又羞又恼地说,“那时候你就可以进来了。”

    周停棹端着杯子的手一下握得死紧,原本都打消了那个念头,随着她这样的动作言语却又重新开始燃烧。

    “怎么进去?”周停棹哑着嗓子,“像宝宝刚刚看见的那样,整根都插到里面吗?”

    “嗯……”

    她的应答似承认又似呻吟,娇得要滴出水。

    “你不在的时候,其实我悄悄摸过的。”

    周停棹额上青筋直跳:“怎么摸的?”

    话音刚落,那根纤细漂亮的手指便沿着穴口上下摩擦起来,速度极慢,撩拨得人心痒难耐。她时不时屈起手指,悄悄刮挠自己,开口道:“像你摸我的时候那样。”

    半阖的眼睛睁开,桑如脸上满是红晕,眼神又娇又傲,小公主抓住窥视的人:“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那次喝醉了酒,你帮我洗澡的时候,也这么摸我了。”

    ……

    周停棹顿时不自然地移开视线,耳朵攀上一抹红。

    那回她跟朋友出去聚餐没带上他,周停棹去把人接回来时她已经醉得不省人事。怕她就这么直接睡不舒服,于是去浴室准备帮她简单清洗一番。

    谁知这人原本还乖得很,进了浴池便换了个人,扒在他身上不松手还不算,把他整个人也都弄湿,还要上下其手,又哭唧唧地把他的手往自己身下送,非要他摸摸才舒服,弄得他硬得不行。

    他受着酷刑,她却舒服地哼哼,眼下翻出这事儿来说,简直是小白眼儿狼。

    周停棹说了这些,小公主还梗着脖子不承认。

    他不跟她辩驳,只问:“我还怎么做了?”

    桑如皱着眉头,索性将裙摆拉得更高,发现不能到那个高度,便彻底脱了个干净。

    她握着一边的乳肉,轻轻揉捏几下:“还这样了。”

    “下面不要停。”

    他的眼睛充斥着热度,简直要在她身上钻出孔,桑如在他的注视下揉奶摸穴,整个人要被爽感淹没。

    听见他问:“舒服吗?”

    她顾不上答,手指倒是越动越快,不时哼哼着发出喘息。

    自己玩得开心,却把他冷落了,桑如终于想起来他,画着圈边揉边问:“听见了吗?好多水呀……”

    周停棹早在她沉浸在自慰里时就掏出性器,眼下握在手里一上一下地耸动,眼睛专注地望着她:“湿透了,床单也要湿了。”

    刚说完,便看见她的小屁股抬起来了一点,小穴顿时更清晰地送到他面前,只听她嘟囔了句:“不要洗床单。”

    “我洗,”周停棹咬着牙,“别再张开了。”

    桑如反应了一会儿,大概也看见了他的手在动:“你在干什么?”

    “摸鸡巴。”

    “……我也要看!”

    周停棹理智已经在崩塌的边缘,他转换了视角,将镜头对准了硬梆梆的下身。

    气势汹汹的大家伙对着镜头向她打招呼,桑如看它被周停棹晃得一颤一颤,穴里的空虚感越发浓重。

    小姑娘好像看得入神,手却越动越快,周停棹眼见着有淫水从穴口滴落下来,她还浑然未觉,视线仿若黏在了他手上这根上。

    要硬炸了。

    他加快些速度撸动起来,她逐渐迷离的眼神,湿润的穴口,还有下意识向前挺起的小屁股,一切都是他的兴奋剂。

    两人就这样默契地互相自慰起来,直到桑如张着嘴接连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周停棹握得更紧:“这就要到了吗宝宝?”

    桑如发出长长的“嗯”声,屁股高高抬起,穴口夹紧在腿间顿时什么也看不见,随后重重落回床上,急促地喘息起来。

    周停棹被她刺激得头脑发昏,又撸动一会儿后才精关一松,射了出来。

    桑如被这一幕吸引,研究学问一样盯着看,周停棹险些又被她看硬,便说:“怎么把床单喷湿了。”

    谁知她虽有些赧然,嘴上却说:“那我就去睡你的房间,这里等你回来洗。”

    “要是我的床单也被你弄湿了呢?”

    “不会的,”她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愈红,声音越说越小,“大不了用你的内裤堵起来……”

    周停棹顿住,良久恨恨道:“从哪里学来的话?”

    桑如“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别的不急,”周停棹说,“再过几天,就可以先喂你吃鸡巴了。”

    “闭嘴!”

    首发:

    χγцzⓗǎǐщц.мℯ 番外十年另起(二)